武当|太乙|内功|养生|道家|站桩|静坐|修真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武当太乙内功交流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3674|回复: 69

我与阎公生活的日子

[复制链接]
栖心子 发表于 2005-7-25 22:57: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栖心子

     回想往事,心潮起伏,诸多经历,如过眼云烟,历历在目。与阎政昌老祖师分别已经十一个年头了。遥想当年,在老祖师的坐下,与师兄弟数人一起,聆听祖师的讲述铁松的经历,功夫的源流,先祖们那浴血沙场,捍卫民族尊严的爱国主义精神。祖师那慈祥的笑容、那庄重的神态、那严力的目光。那一丝不苟的教学态度。无一不深刻在脑海里,心坎上。想到这里,不由得感慨万分!

一、初次见阎公
     一九八一年的夏季,由于在炼功的方面出了一些问题,正逢授业恩师因事不在吉林。我的七师兄知道后,说:“我带你去见师爷吧,让他老人家给你解决”。就这样在一个晴空万里的星期天里,由我的师兄带领我去见心中敬仰已久的师爷――阎公政昌老先生。阎公的家有一个小院,两坐房子,阎公自己住一坐。那天七师兄先进屋内与阎老祖师商量,是否有时间见我。不一会,师兄出来说:“进来吧,与师爷说好了”于是我就随着师兄进屋了,房间不大,一张小炕只能住一人。屋里陈设十分的简单,这就是阎老先生的住所?只见炕上坐着一个老人,看上去有五十多岁的样子,庄严的脸形,面带慈祥的笑容,不由得让我想起了传说中那些大德们的形象……。虽然是面带笑容,但是,还是让我心中充满了惊畏之感,真是不怒而威,这也是我们所有师兄弟的共同感觉。老人家让我坐下,我还是按着门户的规矩给阎老祖师行了大礼后才敢坐下。阎老祖师首先问了一下我入门以前学艺的情况,我把跟王士武老先生学习“少林十三桩”的情况讲了一下。老祖师又让我炼了一遍,看后说:“你学的还真是正宗的少林功夫”。阎老祖师又问了一下练习武当太乙门铁松派功夫的情况,和目前存在的问题。我讲了一下我的问题,阎老祖师听了之后说:“这是真气上逆,要用降气法引气归元才行。”阎老祖师随即传我降气法,之后又调正了我的玉环桩功架(这是第一次调正玉环桩,由于是在室内,所以作的不是很好,初次见阎公心理又紧张,以至于动作没有记好)。看我练的差不多时,就对我的其他师兄弟说:“你们先出去一下”,当时我的心就是一紧,心想是不是我又犯错误了?师兄弟们看了一下我,会心的一笑,就出去了。接着说:“我现在传你五丁开山掌,你要对武当太乙门的历代祖师发誓:练成后不到生命危急之时,决不轻易运用。”我依照祖师的吩咐发了誓。接着阎老祖师详细的讲解了五丁开山掌的的具体练法,和功理。然后吩咐我把师兄弟们叫进来,又给大家讲了一会有关功夫方面的事,有一位师兄弟说:“时间不早了,我们走吧,让师爷休息。”就这样我满载着巨大的收获结束了第一次见师爷。从此,就开始了我与老人家学习武当内功的月岁。这也是我

二、严厉的治学
     在传统的功夫界中,流传这这样一句话:“严师出高徒”,我们这些徒孙们真正的体会到了老一代们认真求实的科学严谨的治学态度,在阎老祖师身边的学习炼功就是这样。记得当年同师兄们在阎老祖师那里学艺,最先开始的就是:武当太乙门铁松派的缘法桩――大字桩。所谓缘法桩,就是这个桩功能不能练成,关系到你能不能进入武当太乙门铁松派,成为铁松派入室弟子的桩功。阎老祖师把大字桩功的架子、心法讲清楚以后。就说能不能得到就看你们自己了。按着大字桩的要求是最少不低于四十分钟。这个看似简单,站起来确实十分吃力的入门桩,差一点把我挡在武当门外!那时炼功还不是集中的在一起炼。一般都是每个人单独的炼,只有两三个家住距离比较近的,能够在一起同时站桩。我就是单独的一个,因此,炼起来就非常的吃力。第一次站大字桩的时候,用了尽了浑身的力量,才勉强的站了三分钟。真是艰难之极!以后逐步的增加到三十多分钟,当站到38分钟的时候,就再也坚持不下去了。这个时候,仿佛时间是停滞不前的,每一秒钟都如同一年一般。于是,我就前去见阎老祖师,把情况讲给他听,然后我说:“师爷,我可不可以一次站三十多分钟,每天多站几次呢?”阎老说:“如果你去北京,要用四十分钟,那么三十分钟只能到天津,之后,在一次的从吉林到天津,始终也没有到北京。所以没有达到目的,你说行吗?”我哑口无言。最后还是在我的两个师兄弟的帮助下,才完成的。当我突破四十分钟后,很高兴的去见阎老祖师,告诉他我突破了四十分钟时,没有想到的是,阎老竟然当时就检验功夫,让我当场就站,幸亏我没有说谎。否则,还真的难看了。后来才知道所有的师兄弟们都被阎老检验过。这是他检查功夫进展的主要手段。不光如此,在教功夫的时候,也很严历。我因为功架做不到位而几次的被阎老的龙头手杖打过。

    一九八三年的夏季的一天,那时为了我们更好的学习武当功夫,阎老老祖师在我们集中在一起,在我师兄家的后院里,开始了系统的传授。从桩功到手法,逐步的进行讲解,有时一边讲一边的演示。然后叫我们按着样子做。由于我的天赋和功夫不好,所以经常的做不到位,尤其是桩功的练习,更是让我头疼。记得在一次练习混元一气功时,由于身体总不能按着要求达到上身直立,几次过后,阎老祖师就拿着手中的拐杖打了我一次。要我记住这么作是错的。说来也怪,经过阎老的打,原来作不到的居然也能作好了。真是应了那句老话“不打不成器”。还有一次是在学《寒山七式》的时候,其中有一个动作叫凤点头,要求虚步的脚,不能用力,而我却怎么也作不到。阎老在一次用他的拐杖打了我的脚,在他老人家的刺激下,竞奇迹般的作好了,真是福兮祸兮焉能分清?经过几次这种严厉的管教,为我以后能够炼好武当的功夫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三、铁松派来历

      在没到阎老祖师那里的时候,就基本上知道了武当太乙门铁松派的来历了。但是,真正的了解铁松派的来历,还是到阎老祖师这里,记得有一年的的夏天,一天傍晚,我吃完晚饭后,来到阎老祖师的家中。正逢阎老没在家。我问阎老夫人,师爷去哪里了?师奶说去看电影了,一会就回来了。于是我就在院中一边与师奶聊天,一边等候阎老祖师。
     不一会,阎老祖师就会来了,我问他看的什么电影?他说是《白发魔女传》,我说怎么样?他说电影拍的是挺好的,可惜的是歪曲了事实。我说:“歪曲什么事实?”他说“这部电影实际上是讲的武当太乙铁松派的来历”我说:“是吗?”他说:“在明末清初的时候,由于满清的入侵中原,明朝的毁灭,很多明朝的遗老和爱国志士们纷纷的举起反清复明的义旗,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大规模的抗清运动。武当太乙门就是其中的主要倡导者和领导者之一。由于清廷的大内高手也是很强悍的,中原的一些门派也保护清廷,在实力上也是很强大的。因此,在这次抗清运动中,中原的众多门派的损伤都很大,武当太乙门的损失是非常惨重的。在最后一次的抗清行动中,当时武当太乙门的祖师铁松子就是其中的主要成员,据门户内流传说,最后一次的大行动,是中原的各大门派联合在一起进军北京,大闹紫禁城,刺杀清朝皇帝。这次总共有八个人参加,都是当时各大门派的顶尖高手,铁松子也是其中之一。这是一次孤注一掷的刺杀行动,他们都抱着必胜的决心。
     然而,事实远远比想像的要惨烈得多。由于他们虽然尽了全力,最终还是大败而归。为了保存仅有的一点抗清力量,在刺杀行动失败后,他们进行了突围,从万军中死里逃生的闯出来三个人,他们是:少林派的一位禅师,天山派的一位隐者,和武当太乙门的铁松子祖师。在行动中,他们都受了伤,其中天山的隐者比较重一点,少林派的禅师在突围后,就走了,铁松子祖师就与天山派的道友一起回到中原。然而,没有想到的是,在回中原的路上,到处都是缉拿他们的告示,看来想在中原落脚是不可能了,于是,被迫远走塞外,上天山。就这样铁松子祖师与天山派的祖师一起上了天山。他们在天山上一住就是几年,在这几年中,他们除了疗伤、恢复以外,就是进行武学、道功的探讨和研究。他们互相交流,取长补短完善自身的功夫。铁松子祖师把武当太乙门的太极拳法,点穴法教给了天山派的祖师,天山派的祖师也把天山派的上乘内功《寒山七式》和飞鹰掌法教给了铁松子祖师。于是,就有了新的两个派别:天山武当派,武当天山派。铁松子祖师认为交流以后,他的所学与原来的武当太乙门有着很大的区别,因此,就把铁松子所传的这一支称谓武当太乙门铁松子别派。几年后,铁松子祖师下山返回中原,一到中原后,发现缉拿他们的风波依然没有过去。在中原依然不能停留。只好一路北上远走东北的长白山,在塞外流传至今。

四、道功入俗家
     有一次我到阎公那里无意间想起了学艺的事,就随口问了一句:“师爷您是怎么学到武当太乙门铁松派功夫的呢?”阎公回答说:“是一个偶然的事,看到、才学到的”于是,就讲起了几十年前学艺武当功夫的过程……。

      武当太乙门铁松派自明末清初开始,一直处于十分隐蔽的状态,,一直在道门内流传,传人一直都非常的少,其原因是因为他的功夫的特点,及其宗旨所决定的。因此铁松功夫进入俗家也是有一定的偶然性和必然性。在解放前的吉林,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就是每到庙会的时候,好多的人家都想近庙烧第一柱香。据说可以保佑一家人平安。因此,有些人家,每当有大道场的时候,都力争烧到这第一柱。

      1937年,这一年的吉林四月的庙会也是如此,如果说有所不同的,就是他是铁松派由道入俗的开始,这一年的四月二十八就是个特别的日子。当年只有十七岁的阎公,按着家里的吩咐,在二十七的晚上便离开了家,前往离吉林二十多里的玄天岭的玄武观,准备在二十八日这天进香,当他来到玄武观的时候,时间以接近子时了,由于玄武观的门还没有开,所以就像在附近找一个地方炼一下功夫。他看到庙后有一片树林,就走了过去,他刚刚的接近树林时,就听到“通”的一声响,阎公立即警觉起来轻轻地走进树林,在夜色下,看到一位老者在练功,只见这位老者的身体向前弯腰直起后,身前的大青砖就飞出很远,刚才的声音就是青砖落地所发出的声音。阎公看到这里,不由得吃了一惊,好深的功夫!从内心里就想学到这种功夫。于是他就静静地站在那里,等待着练功人。这时,练功人停止了练功,向他走来,阎老先生急忙上前,才看清是一位老道人。当时跪在老道人身前说到:“师傅,我想跟您学功夫”老道人看了阎公一眼。没有理会他,从他的身边走过直接进庙了。阎公急忙跟着到庙门前,庙门已经关上了!阎老先生只好在门边等候。直到庙门开了,老人家在庙里进完香后,就寻找那位老道长。在道人休息的地方找到了老人家。阎公依然要学习,可是老道人仍然没有理会阎公,直到这一天结束。阎公沮丧的回到家中。学习之心一直没死。第二天,在正的家人的同意后,阎公由来到了玄武观,直接到禅堂门外跪倒在地,这次是长跪不起,就这样一连几天,有一天老道人的徒弟出来把阎公扶起来,说“师傅让你进去了”于是,阎公随着跟进了房内。拜在老道人面前,老道人说你我师徒之缘是结定了。阎公立刻给老道人行了大礼。之后,老道祖详细的讲诉了所炼功夫的门派:武当太乙门铁松子别派……之后说,你是本门俗家的第一个传人,从今往后,武当太乙门铁松派在俗家的影响就要你来做了。希望你炼好功夫……。从此阎老先生步入武当太乙门的殿堂,也开始了武当太乙门铁松派传入俗家之端……
___________待续
<p>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7-25 23:01:03编辑过]
灵霄子 发表于 2005-10-4 18:08:58 | 显示全部楼层
长跪数日,需要多大的决心(意向之强)和坚强的意志(天性之强)啊.如此定可看出阎公必是能发扬太乙功夫之人
l0006 发表于 2005-10-10 10:33: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
月影之剑 发表于 2005-10-29 14:46:4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看啊
 楼主| 栖心子 发表于 2006-1-26 09:37:23 | 显示全部楼层
五  代师传技艺
   一种事物的发展的规律,都是由弱小逐步的走向强大。一个传统门派的发展,也是这个规律。从古老的少林派、到形意拳的发展,都足以说明这一点。
武当太乙门由最初的一个修炼金丹内功的法门,到后来成为武当九大门中的上三门,都是逐步发展壮大的,后来在明末清初的抗清运动中,身为抗清运动的带头人,武当太乙门身先士卒,毅然的将全部的力量投入到救国救民的运动中,众多的先辈们为了民族的安危,在战火纷飞生死存亡于一线之间的抗清运动中,奋力的拼搏,直至筋疲力尽。在短短的几十年中,若大的一个武当太乙门变成了只有寥寥一人的独立传承了。“跳出三界,不问尘世,专心示教,守我真元”在万般无奈的特定的历史环境下,铁松子老祖师提出了这样一个保存自己流派的方针。为的是让武当太乙门铁松派能够延续的传承下来。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为了躲避清廷追捕,保存仅有的血脉,一脉单传必然是最佳的选择。然而,历代单传,就造成了武当太乙门铁松派的传人甚少、甚至面临绝迹的危机状态。这种情况在近代的很多的传统流派中都存在。也是阻碍中国武术发展,很多的传统的流派绝迹的一个重要的因素。武当太乙门铁松派的情形也是如此,当年,谈及此类的事情时,闫老祖师也不无感叹地说,历史的特定因素造成了很多的流派绝迹了!铁松派是其中最幸运的了,这一切都要归功于铁松子祖师锁定的隐宗绝迹的自我保护方针。
阎老祖师不止一次的讲起武当太乙门铁松派的发展历程,当年铁松子老祖师在长白山立足以后,也并不是固定在一个地方不动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形势的不断的变化,从最初的长白山麓逐步的转移到吉林乌拉。吉林乌拉当时是大清朝生产水军船只的所在地,那里的经济发展,军事发展的都比较好。四周环山,南有朱雀山,东有龙潭山,西有白虎山,北有玄天岭,周围山高林密既适合修真练武,又适合卧龙藏身。所以最后,铁松派的祖师们根据武当供奉真武大帝的传统,最后落坐在吉林乌拉北部玄天岭上的玄武观中……
铁松子之后到李函真道祖,到阎老祖师这一代,经历了几百年的历程。可以说这一阶段是修真养性的,铁松派一直都是单传独修。到了阎老祖师这一代,武当太乙门铁松派应时而发。阎老祖师从观中得到传承以后,偶然间,在吉林儿童公园练功遇上了同在此地练功的徐殿明老先生……
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徐殿明老先生便要从新学习武当太乙门铁松派的功夫,阎老先生说那时要学武当太乙门的功夫还是很难的,因为要经过观里同意方能练习的。后来,阎老先生在禀明李老道祖同意,带着徐公去玄武观拜见了李老道祖,之后,经过李老道祖的同意,才由阎老先生代师传艺,正式的传授徐公武当太乙门铁松派功夫。徐公是继阎公之后第二个见过李老道祖的人。
按着武当太乙门铁松派的传统是要隐踪的,但是在新中国的和谐温馨的新社会的环境下,这个传统的模式在不知不觉中就被打破了。先是阎公进入了武当太乙门铁松派,继而有徐公,徐公进入武当太乙门后不久,徐公原来的太极拳的师兄弟李哲老先生也找到了阎公,要求跟阎老先生学习武当太乙门铁松派的功夫……在经过李老道祖的同意后,李哲老先生拜见了李老道祖……(关于这一点,我在1995年的夏天,与李哲老先生相处时,每每谈及此事,老人家都自豪的说:“我是见到李函真师傅的最后一个太乙门的俗家弟子……而且只见过一面,”李哲老先生的武当太乙门功夫,也是由阎老先生代师所传的。在这里应当说明的是:李哲老先生是对武当太乙门铁松派的贡献是空前绝后的。今天武当太乙门所留下的所有的修法,包括桩功、内功,各种手法、拳法、掌法、腿法、步法、身法等,无一不是他老人家总结、整理的。当然,所有这些都是经过阎老祖师校对、确认的。在此,对他老人家说一声:谢谢您!至此,武当太乙门铁松派第十二代(俗家)三位弟子就全部入室了。
子路子 发表于 2006-1-26 19:59:57 | 显示全部楼层
欢喜赞叹
 楼主| 栖心子 发表于 2006-2-2 18:30:00 | 显示全部楼层
[B]六  独木乃成林[/B]
武当太乙门铁松派,在经历了数百年的隐踪洗礼后,终于迎来了春天……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是武当太乙门发扬光大的开始。三公的入室对太乙门是一个转折,由道观转入俗家,把太乙门由一脉单传普遍化了。从此太乙门在社会上逐步的广为流传。太乙门的佼佼者接踵而出:先后有钟宝玉先生、李兆生先生、闫玉廷先生等。
正当武当太乙门日渐兴旺之时,文化大革命开始了,每当谈起这些,阎老祖师就说:“当年你李函真师祖在1965年的夏天,就跟我说,劫数来了,要准备应劫。后来,他老人家要我跟着他一起入关,另寻安静之所修习。可惜当时家境艰难,我不忍心离开。这就导致了我受了三年多的苦难。蹲了三年的牛棚。这三年也是我内功大成的三年。在这三年中,我基本上没有什么事可做,有病人就给看看病。没有病人就没有事了,于是,就开始练起了内功,从桩功到禅定。通宵达旦,长坐不卧的不倒丹,就是这个时期练成的……”阎老说起这些,就讲起他在文化大革命时期,被迫下放到农村时所教过的弟子。在不到两年的时间中,这个看上去并不特殊的少年,竟然把“寒山七式”练到了出人意料的境界……
阎老先生经常地讲起,文化大革命对太乙门来说是一个打击,1、李函真道祖离开了吉林,2、由于我长期的不在吉林市内,对十三代的弟子们的练功也疏于管理,好在有你徐师爷、李师爷在,最初我每个月只能回来一次。每次回来,李兆生、钟宝玉他们就来让我检查一下他们的桩功练的如何……在他们这些人中,最吃功夫的就是李兆生,在炼铁布衫功的时候,一个春天就打坏了三套球衣裤……钟宝玉为了练好夜行术,每天晚上的子时开始练功,白天还要坚持上班。真正的二五更的功夫。吃尽了辛苦,也获得了甘甜。阎老先生经常说起这样的话:“在武当太乙门铁松派的十三代的所有弟子中,悟性最好当属钟宝玉,对功夫的理解既有深度、又有广度,是个练武的奇才。最吃功夫的是李兆生,在练功时最能吃苦,难度再大的功夫对他来说都不存在难度,练功最猛的是吴延平……关于吴延平的事,要从1974年说起……
一九七四年的冬天,李兆生先生带着一个少年来到了阎老先生的家中,这个人就是吴延平先生!
吴延平先生家学渊源,秉承祖父吴和老先生的技艺,年少有成。但是,由于其祖父突然病逝,致使吴延平在武功技艺上失去靠山,因此才由李兆生先生恳请阎老祖师因材施教。在经过一番的了解、考察后,阎老先生认为其子可教,就把吴延平收入了武当。关于吴延平阎老这样说:“听李兆生说,小平的爷爷也是练武当功夫的,这是1974年底的事,就在我要去见吴和的时候,吴和就去世了,所以没有印证。李兆生就带着小平来见我……小平练功十分的刻苦,玉环桩推的很好……可惜,小平死于1979年12月24日。
八十年代是中国一个大发展的时期,经历了十年的浩劫之后,各种事物都有新的景象。气功热的兴起,给武当太乙门带来了新的气息,在这期间,李淑珍、王松龄先生、孟氏等几位传人也相继的进门。其中孟氏先生则是阎老先生的关门弟子,王松龄为记名弟子,也是阎老祖师唯一的记名弟子。关于这件事,王松龄拜见阎老的当天下午,我到阎老家时,阎老跟我说的:“今天王松龄来了,要拜我为师,我只把他算做记名弟子了”我说:“为什么?”阎老祖师说:“原因有二:1、他的年龄比较大了,2、也不可能真的修武当功夫……”至此,武当太乙门铁松派的第十三代的传人就全部的到位了。
铁松十三代门人,从七十年代就开始教徒课子了,首先,钟宝玉传下后人,继而李公兆生先生出山前所传的人,就达二、三十人之多,其中入室的佼佼者就有十二人,号称“十二大弟子”。
万轮甲子第一年是一个百花齐放的年代,1984年,随着改革开放的进行,祖国传统文化也迎来了新的春天。在这种的形势下,李兆生先生走出吉林,把传统的武当文化推向全国、走向世界……在社会上广泛传播武当太乙门的传统文化,可谓是桃李满天下,花开万紫千红……
 楼主| 栖心子 发表于 2006-3-17 09:23:52 | 显示全部楼层
七、掌门人之迷
武当太乙门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在历过很多的磨难后,进入了隐宗的时代,然而,一个门派的发展,总是要经过有小到大得过程,太乙门在经历了数百年的隐迹藏痕的潜修之后,在新的社会,新的环境下,不断地发展壮大,从一花独放,到满园争春。经历了几十年的时光。当武当太乙门发展、普及到神州大地的时候,面临在阎老先生的一个急迫的难题,就是如何的让武当太乙门这颗大树健康的成长——继承人的问题。
在过去的历史中,一个门派都有一个带头的人,俗家称之为掌门人。责任就是管理门牌中的一些事务,带领所有门下的弟子们走正确的道路。以及发扬本门派等一些事务。一个掌门人的责任是比较大的,它关系到一个门派的发展,兴亡。在道观中则称谓住持或当家道人。武当太乙门铁松派的带头人到阎老祖师这一代,正是由道观中向俗家过渡的第一个阶段。武当太乙门发展到铁松子祖师这一代,就只是历代单传了。直到武当太乙门铁松派第十一代祖师李函真道祖都是出家人。到了阎老先生这一代,出现了特殊的情况。由于徐殿明和李哲两位老先生的出现,李函真老道祖决定,由阎老先生来担任武当太乙门铁松子别派第十二代掌门,一切太乙门的俗家弟子不得进庙打扰。由此,见过李函真老道祖的人,只有徐殿明和李哲两位老先生(关于这个问题1995年是经过李哲老先生确认的)这是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的事……
武当太乙门铁松派发展到第十三代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初具规模的门派了,钟宝玉、李兆生、于世杰等众多门人。据阎老祖师所讲:“关于下一代的掌门的问题,要从几个方面来考虑:1、人的品性。是不是能够身体力行地做好一个带头人,有没有一个修真人应有的良好的心性。2、功夫的悟性。武当太乙门从传下来的功夫中,还有好多没有印证到的,能够自己体悟和专研。3、要有团结门人的能力。4、要有发展壮大门户的能力……”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是武当太乙门兴盛的开始,从天赋极高的钟宝玉先生到才华横溢的李兆生先生,还有功夫出众的于世杰先生等,可谓是人才济济。下一代的继承人按常理就应当从这几个人中产生。
钟宝玉无论是在功夫的悟性方面,还是在自身的品行及门户内的团结能力等多方面,均属上乘之选。李兆生才华横溢,办事老成持重。处理事情灵活主动,功夫突出,为人豪爽,颇有豪侠之气概。阎老经过慎重的考虑,与二老商量后初步决定:把下一代的重担交给——钟宝玉先生。
但是,事情的发展永远不会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由于钟宝玉的意外出事,致使后继之人陷入了迷茫之中……这件事就放了下来”一直到了八十年代初期,由于时代的发展,太乙门的学人日益增多,加之改革开放的社会形势,阎老祖师年事已高等众多的原因,才又重新提及此事——开始考虑下一代继承人的问题了
1984年的夏秋之间,具体的时间已经记不清了。有一天我到阎老的家中,阎老对我说,“我想把掌门传给李兆生”,时隔不久,有一天我去老先生的医院看望他,老人家跟我谈起了上午所发生的事情,阎老说:“今天上午报社的记者来找我了”我说:“为什么?”阎老先生说:“是因为小李当掌门的事”我说:“您不是说传给他么?”阎老祖师说:“他这个人现在就爱张扬,刚刚把掌门传给他,他就对报社的记者说他是武当太乙门铁松派第十三代的掌门,记者说既然你是十三代的掌门,那么,你的师傅是谁?”他就把我给推出去了。本来我把掌门传给他,就是想清静一下。结果反而打扰了我的清静……”关于这件事,在我的脑海中至今难忘。这只是刚刚开始,后来李先生到北京参加国家组织的有关会议,在会上把武当太乙门铁松派给报名出去了。
后来我想,阎老祖师说的隐宗,就是要自己保持在一个相对安静的环境中,能够静心的修持自身的身心。
子路子 发表于 2006-3-18 16:51:52 | 显示全部楼层
看老师新写的这两节,内心不禁惭愧起来,看看师爷们是如何练功的,再看看我们就知道自己为什么不出功夫了。
另外关于掌门人的事情,我们大概也有个清楚地认识了,有些人挑起的风波也就快平静了。
发表于 2006-3-20 20:02:00 | 显示全部楼层
请问于世杰先生与太乙门铁松子派有何关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qq
收缩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武当太乙内功交流网 ( 辽ICP备05002256号  

GMT+8, 2019-1-20 03:08 , Processed in 0.094051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